为儿童接种新冠疫苗

5 3 月, 2022by RKS Editor1

香港正面临最严重的一波新冠疫情,很多家长想尽办法为子女安排接种新冠疫苗以对抗病毒。

政府于2月放宽新冠疫苗接种年龄到3至11岁,该年龄组别至今已有逾五成接种首剂疫苗。不少家长希望可以尽早恢復过去两年不断暂停的面授课程,或见到最近有儿童确诊新冠肺炎后不幸离世而感到担忧,因此选择为子女接种疫苗爲他们提供保护。

如果父母双方就子女接种疫苗有分歧应如何解决?

根据香港法例,同意子女接种疫苗的权利在于父母。倘若父母未能就子女接种疫苗的问题达成共识,希望子女接种疫苗的一方可能需要申请法院命令,以取得接种许可。

在儿童的福利有特别关注的情况下,任何有利害关係的一方,例如社会福利署署长,可向法庭申请将该儿童转由法庭监护。儿童一旦受法庭监护,该儿童所有与其福利相关的重大决定(如医疗)都必须交由法庭处理。

截至目前,香港法庭未曾就有关新冠疫苗接种的父母纠纷,或申请受法庭监护的儿童接种新冠疫苗作出裁决。然而,我们可以参考其他普通法司法管辖区的案例,推测香港法庭可能採取的做法。

Re H (A Child) (Parental Responsibility: Vaccination) [2020] EWCA Civ 664

  1. 本案涉及一名由英国地方政府(当局)照顾的九个月大婴儿获法庭颁布命令,需为婴儿进行「例行疫苗接种」。该婴儿的父母反对接种疫苗。
  2. 争议的重点在于有关当局是否有权同意为其照顾的儿童接种疫苗,或者疫苗接种是否必要,而需要向高等法院提出特别申请。
  3. 最终,法庭裁定当局有权同意为其照顾的儿童接种疫苗,并且订立以下几项原则:
    1. 虽然疫苗接种本身并非强制,但科学证据清楚表明,根据英国公共卫生部的指引接种疫苗符合儿童的最佳医疗利益,除非个别个案有具体的禁忌症。
    2. 接种标准或例行疫苗接种不能被视为「重要」事宜。除非有明显特质表明接种疫苗可能不符合某一儿童的最佳利益,地方当局不需要也不应该将所有父母反对让子女接种疫苗的个案交由高等法院处理。这样会为当局已经稀缺的时间和资源增添压力,涉及取得不必要的医疗专家证据,而高等法院的时间应该用作处理紧急而严重的事宜。
    3. 虽然家长对于接种疫苗的意见必须得到考虑,但除非父母的意见对儿童的福利有实际影响,否则接种疫苗与否不应取决于父母的意见的强度。

M v H, and PT  [2020] EWFC 93

  1. 此案涉及父母之间为其分别4岁及6岁的子女接种疫苗而发生的纠纷。父亲向法庭申请命令,要求子女:(a) 按照英国国民保健署 (NHS) 接种儿童疫苗,(b) 接种外出旅行所需的疫苗,及 (c) 新冠疫苗。母亲对此提出反对。
  2. 主审法官决定只命令孩子根据NHS安排接种儿童疫苗,但他亦提出以下意见:

「很难预见法庭会认爲不批准孩子接种新冠疫苗是否符合他的最大利益,除非有专家研究证据显示对一种或多种新冠疫苗的功效及/或安全存有顾虑,或充分证据表明该儿童有疫苗相关的禁忌症。」

Re C (Looked After Child) (COVID-19 Vaccination) [2021] EWHC 2993 (Fam)

  1. 本案纠纷中的一方为一名儿童(13岁,受保护令监护)及有关当局(支持接种新冠疫苗),另一方为儿童的母亲,反对接种疫苗。该母亲并未提供任何孩子的已知疾病可能与接种疫苗冲突,也没有提供任何合理证据。
  2. 法庭下令让该儿童接种新冠疫苗,并在过程中确认了Re H中的原则。主审法官确认:「质疑接种疫苗是否符合儿童的最大利益缺乏真实理据,让儿童接种标准或例行疫苗是国家疫苗接种计画的一部份,不应视作对儿童有深远影响的『重要』决定。」大部分个案中保护令下的儿童,即使其父母反对,亦无须交由法庭处理。

研究这类案件时,需留意香港并没有相等于英国《1989 年儿童法》的法例。政府于2015年曾草拟《子女法律程序(父母责任)条例草案》初稿,但该条例时至2022年仍未落实。政府应争取儘早落实相关法案,以保障儿童的权益。与此同时,若纠纷/申请是由孩子父母之间的离婚程序引起,香港法庭作出类似命令时可能会以《未成年人监护条例》中第10条或《婚姻法律程序与财产条例》中第19条作为法律依据。我们预计香港法庭将採取与英国法庭极为相似的方法处理,但同时会参考香港政府的政策与指引。

综上所述,作为从事家庭法的执业律师,我们经常鼓励父母理智地进行对话,将小孩的最佳利益放在首位,并且尽可能避免到法庭解决家庭纠纷。于法庭解决家庭纠纷有机会加深双方之间的怨恨,也会为父母和孩子带来更多压力和焦虑。第五波疫情为每位香港市民都带来前所未有的挑战。儿童是社会中最脆弱的成员,他们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我们的关怀。无论是在家、医院、隔离或检疫中,孩子们都会希望得到父母的安慰与照顾,如果成为疫苗接种争论的中心只会令他们感到更加不安。最后,从公共资源的角度而言,法庭时间和资源的需求日益增加,但疫情下开放时间和人手减少。每件交由法庭审理的案件都需要花费大量时间、精神,而这些资源应用作处理其他更为严重和紧急的案件。

RKS Editor

One comment

  • 890

    6 2 月, 2023 at 10:03 上午

    Paragraph writing iss also a fun, iif you be familiar with afterward yoou can write or elsee it is
    complicated to write.

    Repl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